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wx.cc,最快更新(重生)夏宝传最新章节!

    除了夏淙和夏泽,顾元琛还叫上了林渠、李清寒,老大老二老三都去了,老四老五老六自然要跟着,然后赵睿也要去,都走了,他找谁耍啊,柳诗诗和李菲儿都是J市的,李菲儿的老家就在长白山脚下,那是回她家啊,袁眉和林艾表示她们家依山而居,最不怕的就是爬山,唐婉和杨柳则说,她们这次出来就是要好好浏览祖国大好河山的,不拘去哪,她们都跟了。

    于是,情侣二人行就成了驴友组团旅游,夏沅不乐意了,“咱们是去历练,又不是去玩的,带上二哥,小哥也就罢了,干嘛还叫上他们,那多不方便,”

    要的就是你不方便,顾元琛在心里哼哼着,嘴上却说,“人多热闹啊,”

    之前因为太过紧张,把人圈养的太紧,以至于随便一只狼都能钻进他的小羊圈,逗的他的乖羊羊撒欢地乐,防不胜防,所以,他准备换个方法,堵不如疏,他要放养,狼多了,她那点子多余的精力就没法专注在一只狼上,顺便他也该向那些野癞子狼们宣告自己的所属权了,以及用他的武力震慑那些野癞子狼的窥伺。

    夏沅嘟嘟嘴,有些没好气地说,“你是不是想说,男女搭配,旅游不累啊,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,也没错,”总不能让他们都盯着你一人吧!

    “哼,”

    夏沅丢下他气鼓鼓地走人。

    顾元琛先是一愣,忽地笑了,小气包儿,算你还有良心。

    因为人员增多,就不能说走就走了,首先,你得买火车票吧,C市的机场正在扩建中,要到明年下半年才能竣工复航,而现在的火车还没有提速,从C市到J市少说也要四十多个小时,还不算中途转程的时间,夏鹤宁知道他家宝贝娇气,让她坐这么久的火车,她肯定受不了的,况他也舍不得,遂次日一大早,让二伯母给她二哥打电话,让他帮忙定十三张卧铺票,柳芮和柳茗知道后也要去,本着一只羊也是放,一群羊也是放,顾元琛没反对,虽说不是高峰期,但十五张的卧铺票也不是说有就有,一番调派后,买到了后天晚上的票。

    晚上的票好啊,上车就睡也不累!

    空出的两天是让他们整理行装的,旁的不说,十五个人,四十多个小时,得造多少粮食啊,于是夏鹤宁又去了一趟肉联厂买了许多鸭脖子、鸭头、鸡鸭爪子、鸭舌头、牛肉等,做成卤菜,让他们带在路上啃,另外饼干、方便面、零食又买了几大包,每人分了一些装上,面上的,大家的背包都塞的满满当当,私下里,夏沅和顾元琛又去了趟小谷,将成熟的水果和蔬菜都采了个遍,虽说这次去的人多,但也不是没有吃独食的机会,她可不是那种跟人同甘共苦的人。

    收完蔬果后,两人就在山谷里将湖心湖的淤泥里的珍珠清理出来,看着那快堆成小山的珍珠,夏沅有种龙王都没有她珍珠多的豪迈,珍珠如土有木有,而且个头都好大个,“老公,我爱死了,”

    夏沅叫着扑向顾元琛,双手环着他的脖子,双腿环着他的腰,亲了又亲,这热情样,换个腰软的都挂不住,“有多爱我,”

    “很爱很爱,超爱超爱,”

    顾元琛双手兜着她的屁股,“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,”

    “真的,真真的,”一双晶晶亮的大眼睛含着喜悦的光彩,顾元琛嘴角高高扬起,心里软软酥酥的,他就这么没出息,宝儿一个笑容,一声老公,一句我爱你,就让他欢喜的不行,亲亲小嘴,“要一直爱我,一直这么爱,知道不?”

    “嗯,”夏沅小舌一探一卷,就跟他纠缠起来,顾元琛唇不离地抱着她席地而坐,手附上她的小山包包揉捏时,夏沅挣脱情网,“别,还有正事要干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正事?”

    夏沅小啜气地一手搂着他脖子,一手指着那小山似的珍珠,“砍些树做木箱装珍珠啊,”

    “不是有储物袋么?”

    “不要,我喜欢箱子落一排,一打开,就珠光闪闪高大上的视觉冲击,”随身恶魔系统

    顾元琛开始考虑往湖心湖丢珍珠贝壳养珍珠的打算了,“走吧,去砍树,”

    以他们的修为,自然是往野林深处走,艺高人胆大嘛,没有开发的原始野林子,好东西多着呢?数人合抱的大树和奇花异草举目皆是,野味她暂时不想吃了,再好吃的东西,也经不起天天吃,况且去了长白山,估计还要吃上一段时间,遂也没有打猎的兴趣,倒是顾元琛捉了好几条毒蛇,也不知道他怎么就对蛇这么情有独钟呢?还不毒不要!

    “这蛇胆可是好东西,泡酒喝那是滋阴壮阳的圣品,”直接取了蛇胆丢到玉瓶里,蛇肉则往储物袋里一丢。

    夏沅瞟向他的那处,“你还用壮啊,再壮我可不跟你好了,太涨了,”

    顾元琛呵呵笑着,大手长臂地将她拢在怀中,笑了会,吮着她的耳尖尖,沉沉哑哑地说,“坏丫头,涨死你才好,”

    夏沅啐道,“不要脸?”

    顾元琛被骂也不恼,只将人搂的更紧些,“沅儿,你想过没?”

    “想过什么,”

    “想我要你,”

    “臭流氓,镇日就想这不要脸的事,能干点正经事不?”

    “嗯,”

    “嗯什么?”

    “镇日里就想要你,每天都想,”

    夏沅的脸轰的一下红的灼人,顾元琛拿脸蹭她的,耳鬓厮磨的,低声喟叹,“宝儿,你是我的,只能是我的,”

    夏沅一下子笑了起来,“网络言情肉麻台词排行榜,除了我爱你,就是这句你是我的,只能是我的最狗血了,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倒霉孩子,浪漫、情调,懂不懂,人这是在表白呢,深情表白呢?

    夏沅的笑声惊扰了附近寻食的两只山鸡,扑棱棱地飞过,就好比一排乌鸦嘎嘎飞过,果然,深山老林不是调|情的场合,顾元琛以灵气凝点,将打搅他好事的两只山鸡打落在地,弄晕后绑着腿往身后的竹篓里一丢,对上夏沅收不住笑意的脸,恨声说道,“早晚办了你,”

    “怕你啊,”夏沅笑着跑开,之后,两人便将精力放在寻找木材上,一般木材夏沅看不上,最差也得是樟木,那个能避虫害,还有香气,是做箱、匣、柜、橱的最佳材料,树材不能太细,细了拼接起来麻烦,好在这林子里的树木真不少,够她挑拣的,神识外放,一搜一片山,倒是看见了不少好木材,寻了个绿气最浓的奔过去,“沉香树?竟然是沉香树,”

    还是一株800年以上的沉香树,高约18米,树干最粗处有2.5米,树上的蚁穴内结了不少香,沉香,被誉为“植物中的钻石”,它集天地之灵气,汇日月之精华,蒙岁月之积淀,以至极品沉香的价值可以达到黄金的三倍。可谓是“沉”得惊世,“香”得骇俗,千百年来为世人所钟爱。

    本身也是极其珍贵的药材,沉香可以用于制作香水。最昂贵的香水中,必定沉淀着数不清的沉香树的生命,像F国生产的名贵香水,大多数离不开沉香,它的含量很少,但不可或缺,起着稳定香味的作用。

    沉香树的木材与树脂,可供细工用材及薰香料,其黑色芳香,脂膏凝结为块,入水能沉,故称“沉香”,沉香香品高雅,而且十分难得,自古以来即被列为众香之。

    而野生沉香木大材十分少见,像这么大棵的,便是顾元琛都是第一次见,夏沅欣喜不已,“把这个弄回去给我打个拔步床,”

    上世,她曾陪着顾元琛参加一个拍卖会,其中有一张清末莞香的罗汉榻拍出5亿元的天价,童夫人(后妈)是个爱香的,收藏品中有个《鳌鱼观音》的沉香木雕,她初到童家时,不过是多看了两眼,多闻了两下香,她便让家里帮佣用娟帕擦了好几遍,好似被她看几眼,那沉香木雕就脏了似的,“剩下的木材,就打几个脚盆留着送人,”诱妻,我的亲亲小娘子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